当前位置: 主页 > 理论 > 评论 > 正文
分享到:

“30”后的老先生为什么出现在当代艺术最前沿

2021-07-16 来源:artpaimai.cn 消息

导读 : 文/于畅刘焕章,出生于1930年的内蒙古,1951年进入中央美术学院学习雕塑。上世纪的50至60年代,是新中国雕塑的关键时期。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兴建使雕塑科成为美院新设置的重要科目,...

  文/于畅

  刘焕章,出生于1930年的内蒙古,1951年进入中央美术学院学习雕塑。上世纪的50至60年代,是新中国雕塑的关键时期。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兴建使雕塑科成为美院新设置的重要科目,也是当时美院已有的少数专业之一,以培养雕塑人才,在功能性上满足需求。刘焕章,就是这应运而生的首批学员之一。

工作中的刘焕章,2021年工作中的刘焕章,2021年

  袁运生,1937年生于南通,1955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,师从董希文先生。这时中国的绘画正处于学习“苏派”契斯恰科夫体系的热情高涨时期,主流即表现劳动人民的现实主义绘画。而袁运生,在短暂成为“苏派”模范生后,即快速走上了一条与主流相左的道路,被定性为“右派”。其于1962年完成的毕业创作《水乡的记忆》,从今日回看,既是他艺术实践的首个高峰,同样也是个人命运的重要转折点。

袁运生在《魂兮归来》展览现场,2021袁运生在《魂兮归来》展览现场,2021

  这两位生于1930年代的老先生,却在2021年上半年的当代艺术圈引发了新的话题。画廊周北京期间,星空间举办了由刘鼎策划的刘焕章个展《人间》;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则推出了由鲁明军策划的袁运生个展《魂兮归来》,这两家画廊不约而同地将“30后“的老先生推至最前线,在流行的装置、影像等媒介的包围下,两位分别专攻传统雕塑和绘画的老先生,却依然收获了多方关注。

 “人间——刘焕章雕塑展”展览现场,星空间,2021 “人间——刘焕章雕塑展”展览现场,星空间,2021

 “人间——刘焕章雕塑展”展览现场,星空间,2021 “人间——刘焕章雕塑展”展览现场,星空间,2021

袁运生《魂兮归来》展览现场 - 北魏佛像写生部分,站台中国袁运生《魂兮归来》展览现场 - 北魏佛像写生部分,站台中国

  将两位老先生的作品抚去历史的尘土,放在中国当下的当代艺术语境里,被遮蔽的个人发展线索的梳理,又能重新发现他们的来路和新的去处。

袁运生,《敦煌众佛像写生》,137x66cm,宣纸水墨,1981袁运生,《敦煌众佛像写生》,137x66cm,宣纸水墨,1981

“人间——刘焕章雕塑展”展览现场,星空间,2021“人间——刘焕章雕塑展”展览现场,星空间,2021

  在星空间与站台中国呈现的两位老先生个展,也都“巧合”地把展览的重心放在了80年代初。站台中国的创始人陈海涛表示:“此次展览是个老名字,与袁运生于1982年撰写的《魂兮归来——西北之行感怀》同名,是他在西北考察后,关于传统中生成的现代性的阐述。”对此,星空间的创始人房方也表示:“80年代是中国社会的转型时代,也是刘焕章自身创作的一个黄金期,他曾两次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展。这一时期,在题材与表现风格上他也形成了鲜明的个人特色,并一直影响到后面几十年的创作。因此,集中呈现并且讨论刘焕章的八十年代就显得尤为重要。”这一艺术家的中年阶段,于他们自身,是艺术实践的关键时期;于艺术界而言,则是介入理解他们在当代艺术语境下位置的一个坐标轴。

袁运生《魂兮归来》,文章原载于《美术》杂志1982年第一期袁运生《魂兮归来》,文章原载于《美术》杂志1982年第一期

袁运生《魂兮归来》,文章原载于《美术》杂志1982年第一期袁运生《魂兮归来》,文章原载于《美术》杂志1982年第一期

  两位在很长一段时间的艺术发展中,并非“主流”的艺术家,都有着独特的自我探索之路。

  在1960-1961年,刘焕章去麦积山、敦煌、云岗等地考察临摹。源于古代佛教雕塑的理解,使他作品中的人物传达出细腻的造型风格。如其代表作之一《少女》,就有着菩萨面孔:落目低眉、温和婉转。他同时期的其它作品,造型简约却有力量,兼容并蓄了几何抽象概念;80年代创作的猫头鹰等动物也姿态多变、宛如有情。

刘焕章《少女》(刊于1962年第6期《人民画报》) 刘焕章《少女》(刊于1962年第6期《人民画报》) 

刘焕章,《又添新愁》,1989,砂石,46×34×28cm刘焕章,《又添新愁》,1989,砂石,46×34×28cm

当前栏目:评论
推荐栏目: 学术评论出版学者
阅读推荐
阅读排行
精彩推荐
最新更新
Ctrl+D 收藏本站为书签,关注最热门的头条